<ins id='faasj'></ins>

  • <tr id='faasj'><strong id='faasj'></strong><small id='faasj'></small><button id='faasj'></button><li id='faasj'><noscript id='faasj'><big id='faasj'></big><dt id='faas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aasj'><table id='faasj'><blockquote id='faasj'><tbody id='faas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aasj'></u><kbd id='faasj'><kbd id='faasj'></kbd></kbd>
  • <dl id='faasj'></dl>

    <i id='faasj'></i>
    <span id='faasj'></span>
      <fieldset id='faasj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faasj'><strong id='faasj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acronym id='faasj'><em id='faasj'></em><td id='faasj'><div id='faas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aasj'><big id='faasj'><big id='faasj'></big><legend id='faas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i id='faasj'><div id='faasj'><ins id='faas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雪哭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韩国电影r级_韩国电影爱人完整版_韩国电影爱人在线观看

              常常地,她想起那一個早春,與他一起走過雪野初融。

              她說:你聽。

              他聽到的隻是滴滴答答的滴水聲。

              惟有她知道,那是雪哭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她和他同窗4年,都年輕,什麼也沒有發生過。大學校園,是他的海闊天空,他一向是女生中的自馬王子,她在他眼裡,隻不過是個平凡女子。而他,從來不知道,他是如何以一棵樹的姿態,深植在她心裡。

              畢業分配時。她留在本市,他卻去瞭遙遠的油田。想念他的日子,她格外感到這座城市的寂寞,慢慢習慣於這樣的日子,她以為自己會忘掉他。可是有一次同學聚會,大傢正嘻嘻哈哈鬧得開心,主人忽然說,有一封他的信。

              信裡,他說:走在曠野上,我常常覺得冷。離開熟悉的生活,我才明白我隻是一個普通人。不知道,當年的朋友中,還有多少人會記得我?

              那一夜,用瞭一個晚上的時間,她給他寫下第一封短短的信。

              他的信,回得比她想象的要快,厚厚的十幾頁,寫盡瞭失意和寂寥。信上他的筆跡,一如往昔,讀著他的信,好像讀著她從未進入過的他的內心,一種鈍鈍的疼痛泛過她的心,卻觸摸不到。

              從此,讀信和寫信,成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。那滋味,不真正是甜蜜,卻也算不上苦,像是黑暗中的枝丫,沒有人看得見它確切的姿態。有時,她也懷疑自己到底是所為何來,但卻學著,不去想得與失。

              許多事有如天氣,慢慢地熱或者漸漸地冷,一天一天地不被知覺,等到驚悟,已是過瞭一季。

              初冬的一日,天陰陰沉沉,冷極徹骨。晚上,有人敲她的門,是他。

              看見他,仿佛久在黑暗中,忽然見光,眼前一痛,禁不住地想掉淚,又強自抑制。胸中百感交集,交集成什麼她自己也不知道。許久,她方能淡淡地問:吃過飯瞭嗎?

              他滔滔不絕地談著諸般久抑的話,這一刻的他,好像又回到大學時代,年少輕狂。而她,一言不發,隻是深深地看著他,要把他的每一根線條,每一個表情,像描圖一般,細細地,在她心底最柔軟的地方,印實。

              夜深時,她聽見遠方有極輕微的雞啼,偶一抬頭,發現窗外,在落雪。在窗前,他們一起看雪,雪片紛飛如花瓣,隱隱有香氣。他忽然問:你怎麼樣?還好吧?有男朋友瞭嗎?

              她笑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他一共攢瞭7天的假期,除去路上時間,他隻能待3天,她請瞭假陪他逛街。雪下個不停,大城市卻依舊繁華無眼,人潮熙熙攘攘,他起初興致勃勃,但慢慢情緒低落,最後索性住瞭腳:我都成鄉巴佬瞭。他笑容中有淡淡的寥落。他想到瞭什麼?是不是覺得,在這幾百萬人的大城市裡,少他一個人並沒有任何關系?她禁不住伸出手去,他緊緊握住她的手。雪下大瞭,他們跌跌滾滾不知摔瞭多少跤,可是即使摔倒瞭,他也沒有放開過她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這3天,他們誰也不提歸期,然而時間從不等待任何人,那一天還是到瞭。

              鋪天蓋地的雪,站臺上有如戈壁,一望無際,他們都覆瞭一身的雪。他緊緊地握住她的手,久久,竟也有一絲熱氣。

              他說:你先回去吧。她搖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火車終於來瞭。隔一道車窗,好像隔瞭整個天涯,他的身影,像一粒沙,迷痛瞭她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火車啟動的一剎那,他伸出頭來,大聲地喊:我愛你,我愛你……”漸遠漸輕,漸漸聽不見瞭。她用雙手蒙住臉,因為她哭瞭。

              不,他並沒有愛上她,她知道,雖然她寧肯不知道。在異地,在石油、荒原之間,她是他惟一的牽念。漂泊的日子他要抓住一件永恒,而後呢,當花花世界重又展現在他眼前呢?

              僅僅是寂寞而已,他需要溫暖和關懷,她以為他愛上她,是因為他需要愛與被愛。

              誠然她愛他,但是她也愛自己,從此,她不再給他寫信。他的信如潮水一般湧來,她一概不拆,因為怕自己會心軟。於是,他的信斷瞭。

              他就此放棄瞭嗎?捫著胸中的痛,她想,也好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真相是:他病瞭。

              輾轉得知這個消息,她第一個念頭是:他的確愛上瞭她,被她拒絕,不能承受……

              這可能嗎?她苦笑。勝一可能的解釋是:他以為所有人離開他,是因為他現在的環境與條件太差,而沒有一個人,是真心地愛過他,關註過他的靈魂。

              她如何能讓他這樣認定?

              他的青春稚嫩如種子,而這正是他生命中最長的一冬,如果一定要有雪,呵護他度過寒冬以待早春,就讓她做雪,用自己的冷守候他的暖。然後,在春天,有誰能聽見雪哭的聲音?

              如果愛情的本質就是痛苦,那麼,她甘願受傷。

              他醒來後,她低聲說:我答應你。

              以後每天下班路上,她是那個看信不看路的人。每一封信,他告訴她:他設計的圖紙投產瞭,領導破格提拔他當主任瞭,他寫的論文發表瞭……而最後一封信:我調回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握著他的信,走在路上,正是初夏,天空隱隱帶點灰紫,路旁所有的合歡樹都開滿瞭花,和風輕輕地來又輕輕地去,合歡纖細的花蕊飄飄灑灑,拂瞭她一身,一天一地粉紅的雪。這明明是她見過的最美麗的夏日黃昏,她卻在抬手間,揩到自己臉上冰冷的淚。

              走下火車,他的第一句話是:以後可以長相廝守瞭。

              長相廝守,談何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遠隔的時候,他們是分別在銀幕前後看電影的人,雖然是同樣的劇情,同樣的進程,但是當他們在一起交流心得時,才發現,他們看到的每一幅畫面都不相同。

              相處的時間越長,他們越是發現彼此的距離。他竭力地要做一個完美的情人,來彌補他們的距離,但是,世上還有什麼距離比愛與不愛之間,更遙遠的呢?

              她明白他的苦痛,他不明白的是,他的苦痛就是她的苦痛。與其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於江湖。所謂相忘,也就是雪融成水,瞭無痕跡吧。

              分手的那一天,有著大片大片的陽光,他說: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對我的好。

              良久她說:我也永遠不會忘記你。

              相識,是天空有朵雪做的雲:相愛,是雪落黃河靜無聲;而離別之際,也就是下一個春天的開始。

              在浩渺的時空中,如果緣分註定要流轉如四季,她不悔成為一段雪哭的聲音,為這世上所有終究要棄他人而去的一切。